援疆日记之二工作篇:我的忘年交

    这个小巴郎子(哎,名字实在太长了,暂且就称他小巴郎子吧)10岁,因链球菌感染后反应性关节炎住院。在住院短短的5天里,我们成了忘年交。
    当初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那天笫一次查房,一进病房就听到"医生你好!"。声音清脆大方,让人略感吃惊,因为通常情况下,儿科病房听到的多是孩子的哭闹声。遁声望去,一个帅气的小伙坐在床上微笑地向我们打招呼。我望着他,饶有兴趣地跟他攀谈起来。小伙子吐字清晰、纯正,讲的很流利,比我自己讲的还标准(咱的普通话多少都带点南方口音)。在塔吉克族的孩子当中是不多见的,当然比他们的父辈要强得多。

    小巴郎子具有典型的塔吉克族男孩的帅气。修长的身材,棕黑色的头发,略长略卷。一双不算大的眼睛总是一眨一眨的,散发出睿智的目光。长长的睫毛往上翘,更多了一份精灵般的可爱。洁白的牙齿(这点难能可贵,当地孩子口腔卫生都不太好),更增添了几分阳光和帅气。

    小巴郎子聪明伶俐。给他查房时,滔滔不绝地向我描述他的病情,他的感受。我心里暗暗吃惊,第一次发现竟然有小巴郎子对自己症状描述的那么准确、那么老练,而且还有点医学术语的味道。说自己的膝关节睌上痛的像针扎一样,有时候又像被别人掐的一样痛,让他一晚上睡不好觉。说完自己的,又给我说她奶奶的病情。介绍说,他奶奶患高血压很多年,从喀什给她买了很多好药都治不好。他每天都给奶奶测血压,总是高,下午更厉害。听的我越来越佩服这个小巴郎子。不仅聪明伶俐,还富有孝心和责任感,难得的好小伙。末了,他邀请我去他家,给他奶奶看病,说他爸爸妈妈肯定很高兴,我欣然答应。小巴郎子还介绍了他在学校的情况。谈到他的老师,总是一副很崇拜的样子,觉得老师说的都是对的、真的。谈到他的班长时,则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,说班长没啥了不起。我们聊的越多,越发觉这个小巴郎子的可爱。他坦率、聪明,有一点儿童的天真,又有点成年的老练。和他东南西北地聊,总能发现他更可爱的地方。

    小巴郎子对一切都显得那么好奇。静静地看着我给别的孩子查体,然后向我讨要听诊器琢磨着摆弄着。当他用听诊器听到自己"咚答""咚答"的心跳时,两眼散发出惊讶和兴奋的目光,还向他的同伴描述一下他听到的声音。他的表情、他的神态,真是又天真又可爱,我不禁喜欢上了这个小巴郎子。

    往后的几天,他自然地成了我的小跟班。查房到哪里就跟到哪里,还成了我的翻译。碰到不配合的小朋友,他还煞有其事地做劝导工作,还做得挺称职的呢。在他的劝导之下,几个不太配合的"小顽童"竟出奇地听话,我也不知这个小巴郎子有这么大的威信。真是啧啧奇事。

    经过5天治疗,小巴郎子终于痊愈出院了,真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舍。这几天,病区总能听到他快乐的笑声,看到他活泼的身影。他是病区的开心果,走到哪里,那里就有了活跃的气氛。他一出院,也许病区就沉寂了很多。尽管有些不舍,对于他的康复还是挺高兴。最后,送他一些学习用品,也不枉我们这几天的"交情"。他也高兴地说,很喜欢和我一起玩,放学了还到医院来找我。就这样,我们成了忘年之交。

    他出院后的初几天,有时都在想,这个小巴郎子什么时候来呢?

深圳援疆支医队塔县小组:黄敏秀   2018.10.30

深圳市福田区妇幼保健院 版权所有 (c) 2017 网站备案序号:粤ICP备0511897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