援疆日记之一生活篇:金色胡杨

    已经是第二次看胡杨,这次我们来到了新疆泽普。
    与酒泉东风航天城、内蒙古额济纳旗的胡杨不同,泽普胡杨叶子变黄要晚一些。时值初冬,仍不时见到淡绿的胡杨,但并不影响人们对黄叶胡杨的整体美感。车驶入景区,黄橙橙的大片杨林咉入眼帘,似黄绸带,似晚霞。清清的叶尔羌河水在树林中蜿蜒流过,倒咉在河水中的胡杨,真有如画的美感。春夏秋冬,季节轮替,大自然在这初冬的季节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无以伦比的美景。游人三五成群,徜徉在黄色的梦境里。
    胡杨之美在于其色,在于黄,在于叶。金黄色,是一种诱人的色,向来为人们所推崇。君不见,黄金龙袍,如此让人趋之若鹜。在摄影者的镜头里,黄灿灿的胡杨叶,无论从哪个角度取景,在按下快门的一瞬间,总能留下让人赞叹的照片。深秋初冬的胡杨叶,以黄为主调,赋予了胡杨的美感。浅黄深黄紫黄,在不同的树干树枝上摇曳,相配得恰到好处,相得益彰。片片胡杨叶,高低错落、有疏有密。一团团、一簇簇,在阳光下更像火红的云彩。在树底下,留下一片斑驳影。胡杨的叶,夏日摄取阳光,给树本带来生命动力;秋日把如画的美丽呈现给人间。飘飘洒洒,最终化作黄叶雨撒向大地,回归尘土,完成了自己的轮回。黄色,应该是胡杨叶的最后告白,让人们永远地铭记。
    胡杨的美,也在于树干。没有白杨的高大挺拔和伟岸,没有白杨整齐划一直指蓝天的雄壮。胡杨的树干,长的低调随意,千姿百态不拘一格。有昂首直挺的,或悠然斜跨的,或横卧于地。单株的胡杨,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放眼远处,成林成片的树干相互依倚,给人一种非常和谐的美感。树干上的皮,或褐色,或黑色,坚硬无比。皮上的道道裂纹,粗犷而彪悍,显露出坚韧的品格。胡杨的树干,绝对称得上树中最坚强的脊梁。

    胡杨的美,还在于枝。胡杨的枝,随遇而安地生长,没有半点的修饰。如果说江南的条条垂柳像少女的长发,那么胡杨的枝条更像维吾尔大叔的长须,有种不怕天不怕地的气概。只要认准方向便勇往直前地长。

    胡杨的美,更在于韧。根植于黄土和沙漠,生长于贫瘠的盐碱地,注定了胡杨一生的艰难。严寒酷暑、风沙干早,造就了胡杨顽强的生命力和坚韧的品格。根,顽强地向大地渗透。坚韧的皮,抵卸着风沙酷暑。树干的纤维,韧性十足。可以说,树干的每一道年轮,就是胡杨宣示生命的每一场胜利。即使到了生命终结的日子,仍屹立于天地。"生而千年不死,死而千年不倒,倒而千年不杇",完美地诠释了胡杨一生的传奇,怎不让人由衷地赞叹呢。

  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胡杨的品格,与边疆人民相契合。他们吃苦耐劳,在艰苦的自然环境下辛勤耕作,建设美好家园。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,也才有了绿洲,有了生机。看胡杨,其实就是寻找生命的真谛,在体验一种坚强生命的厚重。若干年后,谁又能拒绝再一次看胡杨呢。


深圳援疆支医队塔县小组:黄敏秀 2018.10.20

深圳市福田区妇幼保健院 版权所有 (c) 2017 网站备案序号:粤ICP备05118979号